山东碧海标志服装有限公司(原山东省军工服装厂),创建于1985年。历经风雨,拼搏创业,2003年在青岛昌阳工业园建立新纺织加工园区,2010年为适应形势发展,于青海西宁建立西部工业园区,现已发展成为占地面积120000m2,建筑面积48000 m2,固定资产5600余万元,年产量100多万套,销售额达1.2亿元的大型标志服装、皮鞋、领带、皮具、家纺、床上用品的生产企业。
首  页 关于梦多 荣誉证书 校服展示 企业新闻 校园文化 联系方式 淘宝购买
邮箱:13153230525@163.com
校服展示
正装
便装
运动装
园服
联系方式
电话:0532-88916301
传真:0532-68066663
地址:山东省青岛市海尔路182号青岛出版大厦
工厂:青岛昌阳工业园
您的位置:首页 > 无臂钢琴少年刘伟
无臂钢琴少年刘伟

10岁时一场躲迷藏的游戏让北京小男孩刘伟失去了双臂,成为折翼天使。但12岁时他学会了游泳,14岁时夺得两枚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金牌;16岁时学会 打字,19岁时用双脚学弹钢琴,20岁时通过了7级钢琴考试,22岁时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,一分钟打出了251个字母,成为世界上用脚打字最快的人;23 岁时不仅成为中国第一个达人秀冠军,还登上了维也纳金色大厅舞台,世界三大外电同时报道他,也让世界见证了这个中国男孩的奇迹。

是谁让折翼的天使重新飞翔?有一位叫王香英的“乐活虎妈”居功至伟,她就是刘伟的母亲。

慈母变脸成“虎妈”,娘的铁心柔肠儿初懂

自打我经历1998年初的那场惊天劫难后,我最讨厌“如果”。如果那天我没有躲迷藏,如果那块砖没有松动……可是,残酷的人生告诉我,人生没有如果,只有结果和后果。

1998年2月12号(正月十六),父母都忙着给新房装修去了,我带着一群发小捉迷藏,并翻墙躲进了配电室,伴随着小伙伴们一个个落网的“惨叫声”,我得 意地笑了,直到捉的人大声认输后,我才出来。我爬上墙,没想到脚下的一块砖却踩落了,整个人失去支撑而向后仰了过去,双臂搭在了变压器的裸线上,“砰”的 一声变压器爆炸了……

醒来时,我已躺在北京积水潭医院,父母四只红肿的眼睛在病床前看我。特别是母亲,一会儿笑,一会儿哭,变戏法似的。我反倒笑了,想伸手帮妈妈擦泪,我的神 经指挥系统一遍遍地发出伸手的指令,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纹丝未动。手呢,它怎么敢不听我的指挥?我向两边左看看,右瞧瞧,透过层层的白纱布,发现手臂与我肩 膀的接壤处似乎与常人不一样。咦,我的手臂呢?难道被我的背部压住了?我左右挪动身子,背部的触感告诉我,我背下除了光滑的床单,啥也没有。我的眼睛慢慢 瞪圆了,难道……

母亲终于从我脸上读出了疑问,她笑着说:“伟伟,你的手生病了,医生拿去修补,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修好。”

我毕竟只有10岁,且因连做三场手术而打了很多麻药,脑子有些捣糨糊。我信了,因为我的很多玩具弄坏后,母亲总是帮我拿到外面修好后再给我。我喜笑颜开,调皮地叫着母亲的名字:“王香英,我肚子饿了。”

母亲忙不迭地给我买来馄饨,一勺一勺地喂给我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我隔两天就问母亲,我的手臂怎么还没修好?母亲说,快了快了,我再去催催……

随着大脑的逐步清醒,我知道双臂永远回不来,成了画家眼中的维纳斯,可上帝好歹给维纳斯留下了小半截臂膀,而我呢?医生锯得真彻底啊,齐根儿,肩膀的根 儿!好狠心的医生,你帮我留半截,以便我日后装假肢也行啊!我在学校是绿茵足球队的主力成员,立志长大后进入职业足球队乃至国家队。我对母亲说:“妈,以 后我踢球时,再黑心的裁判也不能判我手球了。”我笑,母亲哭。

出事时,我的双臂完全烧焦,胸口也炸开一个洞,洞口的伤非常恐怖,透过它甚至能看到搏动的心脏,好在手术非常成功。

医生对我说:“一万个人遇到你这样的事故,未必有一个人能活下来。”

这么说,我活着已是幸运了。记得有次做完手术,拆线就用了3个多小时。我对父亲说,你直接挥棒将我打晕吧,我是凡人,实在受不了这种疼痛。

每当我输液时,在建筑单位工作的父亲坐在我的病床左边,母亲坐在右边,他们看着我,我看着他们,一家三口就这样相望。有次,母亲很奇怪地对我说:“伟伟,我给你再生个妹妹吧!”我说不要。

母亲看了父亲一眼,对我说:“你这个样子……我和你爸总有一天要……离开你的,总得有个亲人代替我们照顾你吧。”我说,那就给我生个哥哥。

3月初,我出院后进入北京康复中心,母亲说:“伟伟,从今天起,你要学着独立吃饭。”我满口答应,好刺激呀。

那天母亲在床上铺了两张报纸,把买好的饭搁在报纸上,叫我先吃吃看。她把勺子递给我,我用右脚夹住,颤颤巍巍地舀了一勺粥,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俯下身去,缩着肚子,屏住呼吸,才能让上身和腿勉强贴合,好几次都是粥到了嘴边勺子就掉了。

反复折腾几遍后,我觉得这游戏一点也不好玩,于是扔下了勺子。母亲忽然翻了脸:“行,饿着吧!”她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,散步去了。

好狠的娘啊!我等了老半天,粥快凉了,母亲依旧不见人影,我的腹中不停地叫饿,没办法,我试着用脚趾再次夹起勺子,舀起一小勺粥,艰难地送往嘴边,弯曲的 腿又酸又胀,我真想一脚将碗筷全踢了。那个早餐,我吃了一个多小时,粥早就冰了,两张报纸全被我洒下的粥打湿后,我也只吃了个小半饱。母亲终于回来了,我 恨恨地盯着她。病友说,你练习吃饭时,你妈妈的眼泪湿了又干,干了又湿。原来,母亲寸步未挪,一直在门口的走廊边,利用病房玻璃门的反光做镜子“监视” 我。

我凶狠的眼珠一下就柔和了,母亲说:“伟伟,不是妈妈铁心硬肠,你必须自立,除了吃饭穿衣,像上厕所这种事,你能依靠谁?”自此,我开始学会吃饭、穿衣、洗澡、上厕所……

奥运梦止一纸诊断,钢琴键上“走”来无臂青年

康复中心有个水疗池,能让残肢部分更好地恢复机能。我天生爱体育,很快就爱上了水,并渐渐称霸水疗池,成了游得最快的人。后来,水性最好的安全员不服气,我又赢了他。母亲的眼睛亮了。

2001年1月的一天,我正在水里扑腾,有个教练模样的男人一脸严肃地盯着我,身边站着我母亲。我突然想起“伯乐相马”的故事,他是教练吗?我莫名地更来劲儿地在水里折腾,那男子笑了。

我被挑到北京残疾人游泳队试游,临走前,我豪情万丈地对怀有身孕的母亲说:“冠军算什么,我去给你轻松拿回几个玩玩。”

在头三个月的训练中,没人正眼看我。三个月后,几十名试游队员只留下了我和另外一个哥们,我被正式归入到队中,与多次在全国比赛中斩金夺银的老大哥们一同 训练,他们游了100米,我这边拼死拼活、上气不接下气地才游了50米,每次他们用脚打水的水花都会溅在我脸上,这样下来,等于喝了一天洗脚水。

太伤自尊了,我不干。母亲训道:“吹牛算什么,吹一半撂挑子,这不像爷们做的事儿。”我争辩:“他们以大欺小,算什么本事?我再也不喝洗脚水了,我踢球去。”母亲眼珠转了转,与我那严厉的郭教练嘀咕了几句后,说行,你踢去吧。

足球教练答应带我去参加一场学校间的足球比赛,我终于站在了出场球员的队伍中,就在这时,教练一看对方上场的队员全是超龄的,身体条件比我们好得多,立马将我换了下来。

教练只说了一句话:“你是金娃娃,为抢救你,花掉的钱码起来都超过你身高了,万一将你撞出个好歹,我可负不起这责任。”

我的心像停止了跳动,花了两年时间才愈合的伤口,瞬间被撕裂开来。

母亲忽然出现在我身边,淡淡地说:“走吧,郭教练还等着哩。”

绿茵场永远抛弃了我,我的尊严得从水池里捞起来,我毫无脾气地喝起了洗脚水,每天晚上都要去跑步,为了锻炼大腿力量,腆着大肚子的母亲将5公斤重的沙袋捆 在我大腿上,让我扎马步;为了练习小腿的力量,她逼我天天蛙跳,我从此同情田间的青蛙,天天这样跳,青蛙兄弟,你们累不累啊。

练力量累了,母亲又逼我练字,脚都练流血了,就和母亲吵,她毫不让步:“你怕苦怕累,那你就从这楼上跳下去,我陪你跳,一起解脱!”我家住14层,我真的跑到窗台前往下一看,好高啊。

而母亲,根本没有妥协之意,我只好乖乖地练,真是虎妈啊!有时我烦了:“王香英,你不过是从湖南来的村姑,大字也不识几个,凭什么这样逼我?”

母亲面不改色心不跳:“就凭我是你妈。”我一下就没辙了。她又说:“有本事就让队友也喝你的洗脚水!”

妹妹刘佳出世了,看着这个特地赶到这个世上来照护我的女娃,我弹了一下她粉嫩的小脸:“佳佳,咱俩谁照护谁,不一定哩!”一年后,我能让队内的老大哥们零 零星星地喝我的洗脚水;两年后,他们全喝高了,我终于获得了2002年在武汉举行的全国残疾人游泳锦标赛的资格,赢了便是货真价实的全国冠军。冲向终点的 最后一刻,我使尽全身力气,将头向池壁猛烈撞去,伴随着强烈的疼痛感以及眩晕,我收获了两金一银三块奖牌。我盯准北京残奥会,要当一个有文化的奥运冠军。

2003年9月,我回到了阔别几年的北京石油附中,校长要我留级或转校。我说自己又不是差生,给我一点时间,我就能把脚练得和手一样熟,功课也补上。

出了学校,母亲悄声问我:“伟伟,你能行?”我朗声说道:“洗脚水都喝了几车皮,学习算什么?”母亲疼爱地打了一下我的头:“这才是我王香英的儿子,不用 我逼,主动加量了。”我一边游泳训练,一边去学校上课。我的脚趾,既然能拿筷子,自然也能拿笔。写的字初时虽然鬼画符,但我那“考古系”毕业的老师们居然 都认得出来,我是倍加感激的。回到家,我想偷懒,母亲不依,说男人吐出去的唾沫就能砸个坑,说了就要做到。

于是,在母亲的看管下,我背文言文、背英语单词、背物理化学公式。我顺利上了初中,又上了高中。有时,我自己都敬佩自己,我在追上学习的同时,还获得了奥 运选拔赛的资格。可万万没想到,我身上开始出现大面积的淤血斑点,原来我患上了过敏性紫癜,已经发展到了大肠,差一步就到肾了,如果到了肾,我的虎妈就永 远别想抱孙子了。

天不怕地不怕的虎妈王香英,怕儿子再来一次三长两短。据说这种病十之八九是无法康复的,我却在3个月之后神奇地康复了,但医生明确警示:出院后,不能再进行剧烈运动。我的奥运冠军梦就这样破碎了,连一点申辩的机会都不给。

虎妈替她拼搏了多年的儿子难过和抱屈,哭得稀里哗啦。我的心情也灰暗到了极点,抬脚将亲戚送的一台旧钢琴弹得好一通乱响。渐渐地,我的脚趾慢了下来,因为 我听到了钢琴美妙音符的跳跃声,声声入耳,是那般动听。足球不要我了,游泳不要我了,钢琴要不要我呢?在我有限的阅历中,用脚弹钢琴的好像没听过,我头脑 一热,大声说:“王香英,别哭了,我从今天起,学钢琴。”

母亲愕然地看我,脸上还带着一条条泪痕。她还真听我的话,到处给我找音乐学院。我决定放弃高考学钢琴,走无臂人没走过的路。父亲不答应,母亲护着我:“伟伟大了,他会对他的人生负责任,如果他不热爱,咱们怎么强迫都是徒劳!”

父亲妥协了。2007年春天,母亲将我带到一家私立音乐学院见院长,院长当场就发飙:“我们学校收学生在正常人里面还要挑长得漂亮的,何况他这样。他要能学钢琴,我还能当国家主席!”

我是死过一次的人,10岁以后每多活一分钟都是赚的,从那时开始,我的一生不管还能活多久,都将是一场稳赚不赔的交易,我的心已足够坚强,我拿出当年喝洗脚水的倔劲:“院长的歧视是对我的另一种成全。妈,你放心,我自学!”

中国达人秀冠军惊世,三大外电共贺无臂钢琴家

因为脚趾的灵活度不够,所以我经常会一次按下很多键,脚弹钢琴的方式,实属前无古人,我没有任何可以依靠或者模仿的前辈。钢琴上的88个键,真不知该弹哪 个键。脚能实现的距离只有5个键,而正常人用手指可以达到8个键,这意味着我要付出更多,去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。母亲将我送到钢琴师那里学习,我每天练琴 时间超过7小时。

脚趾的肉并不因接触大地而坚强,一次次磨破了皮,而且腿脚时常抽筋,加上大脚趾的宽度比键宽,我按下一个键,就会连带另一个键,我恨不得拿刀削一半下来。为了纠正,我经常把大脚趾顶在一个地方,然后使劲掰脚趾,弄得人家以为我有自闭症。即便这样,我还是乐在其中。

3个月后的一天,我兴奋地叫母亲过来,弹了生平的第一首曲子《雪绒花》,虽然磕磕巴巴,但母亲的自豪和儿子的自豪已交织在一起,我说:“王香英,你儿子好 棒哦!”6个月后,我用脚弹出了《梦中的婚礼》,仅用一年时间就拿到了钢琴七级证书,北京残联的领导闻讯后很兴奋,四处推介我。我的演出多了,甚至与天王 巨星刘德华同台演出,他夸我有前途。

2010年,母亲带我到山东参加国内一大型选秀活动,可我的歌还没唱几句就被评委打断,钢琴没弹几下又被评委叫停,我就这样打道回府了。母亲掩饰着内心的 不满,安慰我:“多大点事儿啊,伟伟不急,还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。”我半信半疑,母亲拍胸叫道:“王香英什么时候哄过你?”

果然,我参加了正大综艺的录播并冲击吉尼斯世界纪录,在意大利验证官的监督下,我在规定的时间内准确地打了251个字母,创造了世界纪录。我被邀请到意大利,在偌大的舞台上,用脚趾当场熟练弹奏一曲《梦中的婚礼》,全场集体起立长时间鼓掌,这应该不是托儿吧。

母亲趁热打铁,替我报名参加“中国达人秀”。2010年8月8日,我怀着淡定的心情来到演播室,这是300进24初赛的日子,评委是周立波、高晓松和伊能 静。当我上台表演时,三位评委首次集体离席站立看我表演,我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,发挥得极好。高晓松怎么也想不透脚趾能弹钢琴,我说:“我的人生中只有两 条路,要么赶紧死,要么精彩地活着,没有人规定钢琴一定要用手弹。”这话让我一夜成名,很多观众将双手举过头顶鼓掌,很多人热泪盈眶。最终,在9月12日 的总决赛中,我以一曲《爱的代价》夺得中国达人秀总冠军。

2011年1月,我荣幸地代表中国,赴奥地利参与《庆祝中奥建交40周年维也纳金色大厅音乐盛典暨2011年中国年开幕式》,并于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奏一曲 《梁祝》,引起世界三大外电的关注。美联社:“这位失去双臂的音乐家,用自己的脚趾引起人们关注中国残疾人的梦想和生活所面临的挑战。”法新社:“当这个 姓刘的青年说出‘至少我还有完美的双腿’时,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为之震撼,他将成为中国新一代的励志榜样。”……

说了这么多,我并非给自己脸上贴金,死过一次乃至多次的人与常人的欲望不一样,我只是想,我有一个乐活虎妈,一个披着辣衣而满怀糖心的母亲,一个将子“投 之亡地而后存、陷之死地而后生”的娘,她教会了我面对苦难的唯一方式就是积极乐观。她叫王香英,与我的名字叫刘伟一样,都是俗得要死的名字,却分明活出了 独到的精彩!


关于梦多 校服展示 企业新闻 成功案例
校园文化 淘宝购买 联系方式 回到首页
版权所有© 2014 山东碧海标志服装有限公司
鲁ICP备18010249号 

友情链接:职业装专家标志服装厂整体卫浴